16 January 2018

##*1月16日*## -- 背驰者独白

有一种孤单,因为这个世界不懂。

曾经想象过,与这个世界背道而驰的感觉。
但是终究和亲身经历着的时候,有一些的差距。

你以为你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去对抗这个世界,才发现还有很多的不安和焦虑,会不断的侵蚀你的勇气,和你的灵魂。

和那些人背对着走,越远,越发开始感觉自己渐渐变得不真实。
好像,你即将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。
你开始发现,你脚下的土地,像是浮云般不踏实。
也开始发现,你头顶上的天,像宇宙般浩瀚无际。
你也许开始想,回头看看那人群,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但是就在这一刻,你的心里有一股力量在燃烧。
它有一些疲惫,像随时就灰烬了。
火虽然旺盛,但你还是难免感觉到一股刺痛的寒冷。

只是,这火烧着,像是在告诉你一些什么。
它燃烧的源头,是一份世界不懂的使命。

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被拣选的,但是你选择了踏上这旅途。
你可以责怪那一切你遇过的事情,也可以责怪那一些在你生命中出现过的革命家。
但是你责怪不了自己握紧拳头,背起包袱的那一刻。

也许在最无助的时候,力量才会越大?
他们说。

因为,只有在你忘却了所有一切你懂的,你才会发掘一些你从来不懂的。
因为,只有在你舍下了所有一切世界可以给你的,你才会得到一些这个世界从来不曾拥有的。

亚伯拉罕与罗得分道扬镳时,虽然不是最富美的土地,却蒙福的过。
你的路,没有更平坦。
前方没有更翠绿的草原。

但是你深知道,你在往一个未知前进。
背驰着所多玛,面前会不会是迦南?
你不知道,而你也只是拖着隐约消失的影子走着。

是的。

影子也渐渐离你而去了......


31 December 2017

##*文字说*## -- 2017的完结篇

好不容易,又到了一年的终结。

是说时间快,但是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,过了很久。
是说时间慢,但是还有好多事情还没有做,一年就到尾了。

这一年,算是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礼物。虽然有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如意,但是在2017的最后一天,我依然还是心存感激的。

其实短短几年的时间,不是没有发现自己的改变。好像有点中了世界的传染病一样,被眼前的光芒挡住了视线,有时候还是会忘记了自己是谁,要去哪里。但是至少在今天的这一刻,我突然发现了曾经就拥有过许多我一直在追求的东西了。

有些事情,需要花时间去经营。即使你知道,不一定有回报。

大概是一年快结束了。庆幸的是最近发生的是好事。

今天早上去教会的时候,本来以为这将是另一个日常的礼拜聚会。但是当牧师要我们花一些时间整理一下这一整年来,要感谢的,要忏悔的,要记住的,要忘记的时候,突然我就认真了。

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,一副已经不复存在的场景。
虽然说自己看开了,但是心头还是一阵酸。

如果问我说还在意吗?其实也不是不在意,只是被现实打败了以后,它教会了我们要懂得保护自己,保持距离。我深知道这不是最好的告别方式,也渴望一切没有改变过。于是,我们都会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也许,这样看起来没有那么痛。

你看我,写得那么隐晦。呵呵。其实,真的只是看起来没有那么痛而已。

说到最后,很多事情没有我们解决的空间。那是要天时地利人和,说不定哪一天时候到了,一切真的就好了?

对,这也是长大的后遗症。越来越开始相信有些事情需要某些安排。不在想孩子的时候那般莽撞。是好,也是坏。

其实我蛮庆幸现在的这份工作。它让我继续看到以前的我们,也更珍惜现在的我们。

只是长大,我们身上多长了一个叫做责任的负担。所以脚步慢了,脑袋想多了,心跳也比较有规律了。

只是,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。因为这个负担会侵蚀你的灵魂,会占据你的全部,会让你忘记了你曾经是谁,你想要变成谁。它会给你订制一个最安全的人生,但是你需要付上许多你曾经热血追求过的梦想。

月头带学生去参加辩论比赛的时候,看着他们一个个站在精辩讲台,突然感觉画面回到了中学那些年。突然很多熟悉的名字朗朗上口。

蛋糕王子和钧宗学弟帮忙带着学生的时候,我想,坐在树荫下的那些年,我们一定没有想过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再见面。那时候,啃着鸡皮,吃着辣辣,看着天空,想着的未来,就是今天。

2017年,就要结束了。


梦想中的未来,不再只是看着天空去想象的。我们努力着,因为它就在未来等着!


13 November 2017

##*文字说*## -- 教育瓶颈,谁的错?

这一阵子发生了许多事情,终于也让我在盲目的忙碌中停下来,认真的思考了一些很认真的课题。

放看观看教育界近年的变化,起伏非常的明显。尤其说到我们自家的本地教育,看似渐渐面临瓶颈,甚至许多人开始唾弃。今年不难找到关于家长投奔国际教育的报导,也因为市场的需求,国际学校也纷纷崛起。

根据身边的小数据分析,可以将家长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的原因列为一下3重点:

1.     本地教育过于死板,缺乏创意,也无法真正达到培养学生独立思考。

独立和创意思考早在很多年前被视为教育界一个新的方向。现今社会需要的不再只是可以呆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员工。当世界踏上了科技的蓝图,一个人是否能够独立思考,拥有分析利害能力,是一大关键。
最好的例子就是这几年世界从小型企业到国际化,还有利用各种媒体创新事业。这一切相比我们国家一开始的需求,已经走偏向另外一个轨迹。在不久的未来,我们会看见更多我们现在意想不到的工作出现,我们会发现很多活在现在的人才未必可以在未来生存,甚至许多的行业即将面临淘汰。
而这个时候,若教育依旧只是为了将知识塞满学生的脑袋,却不愿意做出符合时代需求的更改,总有一日我们只不过培养出一个跟不上进度的未来。 

2.     教育制度的更改没有妥善的计划。

最经常听见许多本地老师们的怨声,大概就在于教育制度上缺乏妥善安排,而且不一致的改变。曾经有个朋友如此开玩笑说,国家每四年换一次政府,教育方针就每四年换一次制度。主要在于让人看见教育部有显著的功绩。
如果认真思考,除了会发现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之外,还会觉悟其实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。一个完善的教育系统需要经过多年的观察以及适时的改进,并且所有的更改都必须是有步伐,有计划的。

3.     师资与教师培训不足。

此外,为了达到标准,许多教师不断被要求做出许多与教学方式无关的改变,比如数据电子化等,却没有给予妥善的训练,更没有考量师资与工作量问题。许多教师花在电脑面前填数据和各种表格的时间,还多于真正与学生相处的时间。这样的教育,不仅仅对学生的学习造成影响,更漠视了培养学生道德人格的机会。
当然,除了以上说的这一切,也免不了许多个人品格的问题。社会上确实也存在着许多投身教育工作,也仅做工作的害群之马。说得更直白一些,社会上少不了只为了铁饭碗,而没有投心思教育下一代的教师存在。而那些曾经在踏出师训时的满腔热血,早就被这个冷清的世代抹杀。

然而,在这一切的一切过后,是谁错了?
仅仅只是教育制度不完善?
仅仅只是师训不严谨?
仅仅只是我们跟不上别人的步伐了吗?

说穿了,不过就在于安全感。
投奔国际学校的家长有一个共同的认知,国际教育备受国际认可。至少拿着一张国际文凭,总饿不死。一张需要投下一大笔钱财的毕业文凭,至少给予了一个与未来有关的保障。
更甚是,这样的抉择给予了大家一种“我有得选”的错觉。

教育,我们真的有得选吗?

站在我们各自的立场出发,如果当时我们都有得选,现在的我们会有什么不一样?也许一百个人就可以划出一百个不一样的平行世界。

而这些投身私人教育、国际教育的,是不是就把问题解决了?
也许,只有心里自知。

教育真正存在的目的是什么?一开始我们为什么需要教育?也许这些问题已经不再重要。我们随着社会进步的时候,其实也随着世界退步。

知识与道德无法并存的时候,我们是进步了?还是退步了?
当对错已经无法被正确判断,却也顾不上生死的时候,我们是进步了?还是退步了?

总结以上言论,我以个人的角度做了一点思考。

追根究底,终究这一切是谁的错?是教育制度?政府?教育者?是国家?是孩子?是家长?
我想,更像是,人性。

(照片载自网络)